您的位置: 三亚汇经典收藏 > 查看内容

《子寿终录》 ——孔子临终遗言

 
sanyahui 发表于 2016-10-21 21:45:23 | 点击:
《子寿终录》 ——孔子临终遗言

子寿寝前弥留少时,唤诸弟子近叩于榻侧。子声微而缓,然神烁。嘱曰:

吾穷数载说列侯,终未见礼归乐清。吾身食素也,衣麻也,车陋也,至尽路洞悉天授之欲而徒弃乃大不智也。

汝之所学,乃固王位,束苍生,或为君王绣袍之言。无奈王者耳木,赏妙乐如闻杂雀鸣,掷司寇之衔于仲尼,窃以为大辱。其断不可长也。鸿鹄伟志实毁于为奴他人而未知自主。无位则无为,徒损智也,吾识之晚矣。呜呼,鲁国者,乃吾仕途之伤心地也。汝勿复师之辙,王不成,侯为次,再次商贾,授业觅食终温饱耳,不及大盗者爽。吾之所悟,授于尔等,切记:践行者盛,空叙者萎。施一法于国,胜百思于竹。吾料后若有成大器之人君,定遵吾之法以驭民,塑吾体于庙堂以为国之魂灵。然非尊吾身,吾言,乃假仲尼名实其位耳。

拥兵者人之主也,生灵万物足下蛆;献谋者君之奴也,锦食玉衣仰人息。锋舌焉与利剑比乎?愚哉!旷古鲜见书生为王者,皆因不识干戈,空耗于文章。寥寥行者,或栖武者帐下,或卧奸雄侧室。如此,焉令天下乎?王座立于枯骨,君觞溢流紫液,新朝旧君异乎?

凡王者祈万代永续,枉然矣!物之可掠,强人必效之;位之可夺,豪杰必谋之。遂周而复始,得之,失之,复得之,复失之,如市井奇货易主耳。概言之,行而优则王,神也;学而优则仕,奴耳;算而优则商,豪也;痴书不疑者,愚夫也。 智者起事皆言为民,故从者众。待业就,诺遁矣。易其巧舌令从者拥主,而民以为然。故定乾坤者必善借民势。民愚国则稳,民慧世则乱。

武王人皆誉之,纣王人皆谤之。实无异也!俱视土、众为私。私者唯惧失也。 

凡为君者多无度,随心所欲,迎其好者,侍君如待孺[rú小孩子]子。明此理,旋君王如于股掌,挟同僚若持羽毛,腾达不日。逆而行之,君,虎也,僚,虎之爪也,汝猝死而不知其由。遇昏聩者,则有隙,断可取而代之。

治天下者知百姓须瘦之。抑民之欲,民谢王。民欲旺,则王施恩不果也。投食饿夫得仁者誉,轻物媚予侯门其奴亦嗤之。仁非钓饵乎?塞民之利途而由王予之,民永颂君王仁。

御民者,缚其魂为上,囚其身为不得已,毁其体则下之。授男子以权羁女子,君劳半也。授父以权辖子,君劳半之半也。吾所言忠者,义者,孝者,实乃不违上者也。  

礼者,钳民魂、体之枷也。锁之在君,启之亦在君。古来未闻君束于礼,却见制礼者多被枷之,况于布衣呼?礼虽无形,乃锐器也,胜骁勇万千。

乐者,君之颂章也。乐清则民思君如甘露,乐浊则渔于惑众者。隘民异音,犯上者则无为。不智君王,只知戟可屠众,未识言能溃堤,其国皆亡之。故鼓舌者,必戳之。

吾即赴冥府,言无诳,汝循此诫,然坦途矣!切切。

言毕,子逝。

 

《子寿终录》(译文)

孔子临终前,弟子们都被叫到病床边。孔子精神还好,声音小说的慢:

我多年游说各国君王,结果也没看到秩序恢复,舆论一律的局面。我一辈子,没吃好的,没穿好的,车乘简便的,死到临头了,我才明白,冤枉失去了上天让人享受的东西,实在是太不明智了。 

你们跟我学的,都是些巩固君王地位,控制百姓,或是歌颂君王的东西。可恨君王耳朵有问题,听到美妙的音乐,以为是鸦鹊的鸣叫。让我当司寇,是我莫大的耻辱。这样的君王不会长久。我的伟大理想没有实现,是我只知道做奴才,不知道当主子。没有权利,就不能实现个人的理想,白浪费了聪明才智,这一点我知道的太晚了。唉!鲁国,你是我官路上的伤心之地啊。不要走我的老路,你们,当不成国王,也要当侯,再不行也要做大商人。教书最多也是混口饭吃,还不如江洋大盗活得滋润。

我把个人的感悟留下来,你们千万要记住:只有拼搏,事业才能有成,空谈则一事无成。为了国家,实现一个想法,胜过刻写出一百个主意。今后,有作为的君王,肯定会按照我的办法管理百姓,并且为我修庙塑像,把我当作百姓崇拜的精神偶像。然而,他们并非真心尊崇我,和我说的话,只是借我的名字,巩固他们的王位罢了。

做君王的人,拥有军队,认为百姓微不足道。出谋划策的人,只是国王的奴才,吃好的穿好的,都要看主子的脸色。伶俐的舌头怎么能与利剑比拼呢?那太愚蠢了。自古以来,罕见书生当君王的,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掌握军队,把才智都花在写文章上了。即使有个别实干的,也是给将军当帮手,或者给想图谋篡位的人做谋士,这样,怎么能够号令天下呢?

君王的宝座,都建立在白骨之上的。君王的酒杯装的死难者的鲜血。改朝换代有何差别?君王希望他的帝国世代永存,那只不过是痴心妄想。打劫能得到财物,强悍的人就会效仿。王位可以争夺,英雄豪杰就会设法夺取。这样就会没完没了的你争我夺,得到,失去,再夺到,再失去,王位就和市场上经常更换主人的紧俏商品一样。总之,最优秀的实干家,就做了君王,神乎啊!书读得好,可以当官,也是奴才;善谋划的人,可以经商,成为富豪;读死书的人,就只是个笨蛋。

领袖人物在发动起事的时候,都说是为了百姓,所以粉丝就特多。事业成功了,诺言也不见了。于是换了个说法,要老百姓拥戴他为王,而老百姓也觉得理应如此。因此,想得天下的人必须善于借助民众的力量。民众愚蠢了,国家就稳定;百姓聪明了,世道就会乱。

天下的人,赞誉周武王,声讨商纣王。其实,二人是一路货色,都把国土和百姓当成自家的财产。拥有了财产,最怕失去的也是财产。大多数国王往往都没有节制,想怎么干就怎么干。因此,投其所好,伺候国王,就和哄小孩一般容易。明白了这些道理,就能把国王玩弄于股掌之中,对付同事就跟玩羽毛一样容易轻松。这样,你们很快就会飞黄腾达。相反,国王,就是老虎,同事,就是老虎的爪牙,你突然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如果遇到的君王是个糊涂蛋,那就有机可乘了,就应该果断地取而代之。国家的首领,要明白让老百姓穷的道理。百姓的欲望少了,就会感谢国王。百姓的欲望多了,国王就是给了好处,他们也不会领情。你给饥饿的人一点吃的,他就会赞誉你仁慈,你送给达官贵人的礼物轻了,连佣人都瞧不起你。仁慈难道不是个鱼饵吗?把百姓赚钱的路都堵死了,他们想要什么只能从国王那里得到,百姓才会称颂国王仁慈。

控制百姓的方法,上策是控制他们的思想,不得已的时候,才把他们关进监狱里,下策是夺命杀头。让男人把女人管住,国王就只用管一半的百姓。再让父亲把子女管住,国王就只用管四分之一的民众。我所说的忠,义,孝的实质就是不违背上级的意思。

所谓礼,就是灵与肉的枷锁。锁与开,国王说了算。从来没有约束国王的礼。不少制订礼的人蹲了监狱,更何况普通老百姓呢?礼,虽然看不见,却是厉害的武器,胜过成千上万的军队。

所谓乐,就是歌颂国王的文章。舆论一律了,百姓思念国王,犹如久旱的庄稼盼望甘露。如果让百姓想说啥就说啥,那些煽动民众的人就会得到利益。不让百姓胡说八道,犯上做乱的人也就无计可施了。不明智的国王,只知道刀枪可以镇压百姓,却不知道言论也可以把大厦给毁了。所以,他们的国家都没了。对于用言论煽动百姓的人,一定要格杀勿论。

我是就要死的人了,绝对不会胡说。如果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,必会走上阳关大道。一定牢牢记住我说的话。

说完这些,孔子撒手,离开人世。